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资讯
收藏常识
文化频道
名瓷商城
精品展示
品牌专区
艺术品交易
艺术品拍卖
珍品求购
陶瓷大黄页
企业商机
产品展示
艺术家库
专题·网展
艺术动态
互动空间
陶瓷评论
官方微博

“新民窑到新官窑”专访陶艺家李见深

2012-03-05 14:07:16 作者:杨志 来源:《中国陶瓷》艺术版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结识李见深源于他的三宝和他的陶艺文化创意活动。关于三宝,对于去景德镇的国内外陶艺家和艺术爱好者来说,都是一个不得不去、不得不谈的话题。我在2007年小住了一下三宝,聆听过那里的风声雨声,感受过那里的做陶烧陶气氛,静谧的如同自家的后花园,有山有水、农家的残存记忆道具和到处摆设的陶瓷作品,让人感觉无比的情怯而悠闲。

三宝在我以前的记忆里,我把她比作“江湖客栈”。这里的“江湖”是指陶艺家梦里向往的归宿,一种精神寄托和文化诉求的家园。来三宝的人都是在寻找一种艺术创作者久违的安宁,在这里可以谈谈生活的趣事,可以在柴窑边边做陶边絮语,可以品茗地方茶水,可以品尝这里的私房小菜。“江湖客栈”对于三宝的形容还源于一种夜晚环境的比拟,月映环山,竹影婆娑。木质结构的阁楼依山而建,潺潺的溪水和昆虫呜叫声细微入耳,恬静而安逸。很多人部说三宝是陶艺家归隐者的家园。其实i宝国际陶艺村是坐落于景德镇城东南十余里有一片老式农宅的陶瓷作坊而已,只是由于三宝主持李见深十年如一日的本性经营,逐渐将她营造成为具有特殊陶瓷生活体验的“世外陶园”。

关于李见深的陶艺文化创意活动,主要是源于他的一些陶艺创作和行为活动。比如对于陶瓷与水墨的热衷与研究,比如对于中国景德镇陶瓷文化的国内外推介与宣传,比如对于柴窑文化的探讨与交流,比如对于版画和陶瓷文化的关联展览和策划等,时时刻刻在他的年度计划中,游刃有余的铺展开来。景德镇从事陶瓷艺术创作的艺术家非常多,而长期营造一种对于传统文化的关注和研究以及对于当代语言在景德镇的介入和文化推广者,可谓屈指可数,李见深就是一位特立独行的侠客。他对于陶瓷文化的创意思维和推广是不间断的,而且手法多样多元,从传统的制瓷手艺到当代艺术的涉及,从国际展览的策划到国际陶艺村的互动文化交流,所有这种行为表述均源于他本人对于中国陶瓷艺术的热爱和痴迷。

1995年,李见深从加拿大留学回到景德镇,便开始用DV记录中国即将消失或正在消失的中国陶瓷事件,从《景德镇,我在中国的家》到《笔王》、《泥的轮回》、《尼西藏陶》、《陶窑》等多部影片,他希望通过镜头记录下中国传统的陶瓷文化。这是一种全新保存、展示中国传统陶瓷文化的艺术实践活动。在他的这种影像文化推广中,越来越多的国际陶艺目光开始更深入地关注中国的陶瓷文化,如麦加朝圣一般纷纷踏人景德镇这块尘封已久的城市。

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的点滴也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给养。上述文字的铺垫笔者不是在颂扬李见深的艺术人生,而是想通过生活化的笔触去揭示他的艺术灵感来源和艺术探索脉络。对于他的艺术成就论述我想主要通过三个方面予以展开:其一就是李见深的雕塑作品;其二是他的“新民窑”作品系列;其三是最新创作的一批“新官窑”作品。

李见深和他的雕塑陶艺

李见深早期接受过扎实的陶艺训练,在景德镇陶瓷学院取得硕士学位。1993年赴美求学,在美国以陶艺最富盛名的纽约阿尔夫雷德艺术学院攻读硕七学位,在校时已极得其师韦恩·海格比赏识。李见深在美求学期间,正逢后现代主义炽烈年代,对李见深的创作思维影响深远;他不再追求现代的完美秩序、视觉纯粹感、空洞的形式主义。透过解构与再结构、创新视觉感观,传统在李见深手下,成为激发观者省思的媒介,许多手法与李见深在三宝艺术研究院处理围墙与步道的方法近似。(康乃尔人学潘安仪语)

李见深的雕塑作品多以柴窑烧制为主,作品以人物造像和动物为主。他的雕塑陶艺作品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张力,火味十足,在手法上将民窑的粗犷与官窑的细腻整合在一起。人物造像系列的作品多取自于民间民俗文化,比如戏剧人物的舞台装扮和舞美装饰,有些作品的人物直接取自于传统的各个历史时期,甚至是现成品的构成组合与装置。柴烧对于李见深来说是非常契合的,三宝的营造既是一种田园式格局的显现,加之周边多林,以柴窑的方式从事陶艺创作,无论对于艺术家本人来说,还是国内外的其他陶艺家,都是一件既契合环境又凸显环境理念的行为艺术创作。作品的理念追求和生活环境的人文关照,映衬出三宝主人李见深的一种独特艺术追求。

李见深的雕塑陶艺作品粗犷中蕴涵着细腻,当代构成中包含着历史文化的解析,写意中同时融合了工笔刻画的严谨。对于传统文化的长期浸濡使得他的创作包含着对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种再创作。创新对于生活在当代的艺术家来说,已经非常的迫切,而真实的挖掘历史文化积淀下来的宝贵资源,并通过创意的手法重新让他幻化出新生,是李见深多年来坚守陶艺阵地,整合地域文化资源,思考东西方文化语境,而结晶出来的成果积淀。作为早期出国留学的陶艺家来说,没有一味的西方文化摹写,没有一味的东方文化固步自封,在如今看来这种艺术认知已经非常宝贵。

民窑即民间瓷窑(民间陶瓷),相对于宫廷(朝廷)兴办的官窑(御窑)而言,属非官方经营的,以商品性生产为主的瓷窑,生产的瓷器都为满足国内外市场普遍需要的日用瓷和陈设瓷为主,销售地区极为广泛。民间陶瓷在中国整个陶瓷发展体系中,是从来没有间断过发展的艺术种类。据《陶雅》说:“民间所卖之瓷器,厂人则谓之日客货。凡所以别于官窑也。官窑之尤精者,命日御窑。御窑也者,至尊之所御也,官窑也者,妃嫔以下之所得用者也。”其实民间陶瓷就是一种代表“草根”阶层的陶瓷文化,也就是处于社会最广层需求的陶瓷艺术商品。

民间陶瓷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比如河北磁州窑原是宋代著名的民窑,它的装饰以黑白对比为特点,并运用铁绣花、刻划花等描绘技法,创造出了丰富多彩的纹饰。安徽界首的陶器以化妆土刻花工艺的戏曲人物罐最具代表性,具有鲜明的民间特色。它胎质细腻,呈土红色,再施以浅黄色化妆土,刻花以绒刻为主,部分剔掉化妆土,用透明釉覆盖,并洒上绿釉,烧成时它会自然晕散。墨绿色釉与土红色胎和浅黄色的化妆士形成既对比又和谐的色彩关系。戏剧人物的构图,讲究对应关系,人物造型概括,表情夸张,生动而富有情趣。广东石湾陶器约始于宋代,以表现民间吉祥、祈福、长寿等为主的雕像闻名。工艺常采用部分施釉、局部露胎的表现手法,使陶胎和釉色形成不同色泽的对比,从而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它的釉色丰富,流动自然,具有优美的艺术效果。湖北马口窑的代表产品“八仙坛”,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民族风格。它利用当地的陶土,手工拉坯成型,造型单纯。在装饰手法上,施化妆土刻花,形象古拙,刻线流畅生动,至今依然保留着民间陶器的传统风格。河北定窑,也是著名的民窑代表。孩儿枕、狮子枕、梅瓶、五足熏炉、云龙盘、双凤碗等作品风格独特,为社会各层人士广泛喜爱。民间陶瓷在陕西的陈炉、河南的神厘、河北彭城、江西景德镇、江苏宜兴、湖南醴陵、山东淄博、福建德化、广东石湾等地一度发展成为当地的主要经济产业。但“在封建的历史中,  ‘民’是不可以和‘官’相提并论的。正因为如此,在有关的历史文献的记载中,官窑的比重远远大于民窑的比重。”也由于是民窑的缘故,其出现与消亡都很难找到大量的例证,只能通过那些最具代表性、最为百姓所接受喜好的制品来认识以前的民间陶瓷艺术。

李见深的“新民窑”是一种概念的提出,是对于民窑生存现状的一种新关注。李见深举办过“日复一日”新民窑的陶艺展览,正如展览的名称所言,“新民窑”作品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器具,每天用、每天看,每天体会。这些器具与生活是如此贴切,这是其他艺术不可比拟的。民窑作品创作出自天性,对器具一直在关注,那些民窑陶瓷上面所游走的线条说了很多东西,有着无穷的魅力,一个茶碗能把艺术的器质、灵魂的颤动做得淋漓尽致就是一种值得推崇值得表现的东西。李见深长期关注于陶艺作品的艺术品质,而不会关注现在值多少钱,将来值多少钱。关注作品的唯一性,关注其是否可以传承。李见深的“新民窑”系列创作,其实就是一种陶艺家陶艺生活劳作的无限延展。每次我去三宝,都能看到他在兴致所致时拉坯、绘画、晾坯等各种劳作,生活的闲暇惬意通过每一次触摸泥坯、每一次勾勒线条,自由地在陶瓷坯体上传递出去,对于陶艺家来说,这种艺术生活的情趣和自由灵感的挥洒,才是李见深本人“新民窑”的内涵所在。

李见深的“新官窑”创作

承袭“新民窑”的陶瓷创新理念,关注陶艺文化的生存状态,反思当下陶艺文化发展的现状和轨迹,是李见深习性所然,兴趣所在。不定期地关注国内外陶艺发展趋势,并结合自身对于中西方艺术的解读,从民族、本土的大框架中思考自身的艺术创作,是李见深形成的最新创作思路。没有关注、没有思考、没有积淀就没有话语权,当代陶艺的创作一直被社会各界人士所关注、所探讨,但真正的践行着传统与当代的陶艺改革者,确实寥寥无几。李见深的“新民窑”源于故宫博物院的委托而尝试的一批新作品。在作者眼里,  “官窑意味着经典,无论是材料或工艺,都保留了古典的精髓。”“百里选一,千里挑十。”这是官窑陶瓷的特质,“新官窑”的概念强调形体的“官窑气韵”但器形变了,做扁;纹饰拿去了大部分的东西,只保留10%,强调共有的内容而去掉一些一时的东西;器物的尺度也变小了;釉色也是经典的,但把当时低温的铅釉改成高温的釉色,没有原来那么亮,釉色更沉稳。因此“新官窑”陶艺作品一亮相,立马引起了大家的赞誉。传统的官窑艺术从神坛上走了下来,而以新的姿态进人大众的视角。

“新官窑”对于李见深来说,还只是陶艺创新改革的案例之一,他想阐释的是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理解和文化的借鉴有很多的渠道,当代艺术作为当代生活中人们审美取向的概述,他有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就是对于自身文化符号的依赖。  “新官窑”作品秉承了官窑作品的精致,秉承了官窑色彩在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禁忌解冻,秉承了大气舒展的装饰艺术经典图案,秉承了中国人文色彩和造型的经典取向。  “新官窑”释放了大家对于传统官窑的文化认知,以前官窑过于细腻的装饰纹理表现,过于严谨的单一的器皿造型轮廓在李见深抽离、打散、重构、挪移、拼贴以后,焕发出新的艺术魅力。创意对于李见深来说是长期观察、思考习惯的一种本能体现,在“新官窑”作品中,以设计的视角关注中国最经典的陶瓷官窑文化,将青花装饰、古彩、粉彩装饰、祭黄、祭蓝、炫白、祭黑综合在一起,以崭新的构成视角强调片面的图案装饰,大面积的经典官窑色彩对比运用洒脱、灵活、稳重,既保障了官窑在视觉和文化审美取向上的要点,同时给人一种新鲜活泼的艺术赏析美感,着实不易。

李见深的“新官窑”信息量极大,但均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显现。画面中仙鹤、人物、花鸟虫鱼的处理手法非常奇妙,断章取义的截图方式给画面一种新的空间,如何阐释这种艺术表现方式,李见深认为那就是一种精神与载体的新演绎。精神的东西就是长期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重新认知与关爱,载体的呈现是艺术家当代文化人文思想的一种创意展示。  “精神与载体,生活与艺术,部通过器具发生关系。器具,日本人做得完美,韩国人做得丰富,中国台湾人做得玲珑,我们能不能在都市化文化的背景下,由完美这个点到丰富、玲珑这个线,再发展到更多的面,做出一大批有自己面貌的陶艺作品?”李见深的思考是民族陶瓷文化的一种忧虑和担心,是在反观历史文化资源和当代艺术发展畸形状态下的良知反映。  “新官窑”为陶艺家们提供了一个崭新关注传统与当代陶艺文化的视角,正如康乃尔大学潘安仪所评价的那样:李见深启发我们传统与当代其实是可以互补的,可以藉之提升文化的层次与主体性。当今世界陶艺界的新方向,应该是强调在地性之升华,成为独具特色的新艺术与文化,李见深的努力与成果值得我们敬佩与喝彩。
 

关键词:新民到新官窑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上架

供求信息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