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资讯
收藏常识
文化频道
名瓷商城
精品展示
品牌专区
艺术品交易
艺术品拍卖
珍品求购
陶瓷大黄页
企业商机
产品展示
艺术家库
专题·网展
艺术动态
互动空间
陶瓷评论
官方微博

“清末丹青雅士”汪友棠浅绛彩赏析之

2012-12-15 18:26:32 作者:李俨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汪友棠绘读书图小碗

    \

    汪友棠绘目送飞鸿图直筒壶

汪友棠,生卒年未详,原名棣,字友棠,号柳村,安徽黟县人。书斋名有逸致室、友竹居、修竹轩、修竹草舍、斋;作品底款有大清光绪年制、官窑内造、汪友棠造、友棠、汪棣、修竹轩印、修竹山房、皖黟汪友棠制等。他与三大名家程门、金品卿、王少维一样,都曾为御窑画师。而且他还是一位颇具学识及创造力极高的艺术全才,是浅绛陶瓷艺术的开拓者,同时又是新粉彩的奠基人。他不仅在绘画、书法上卓有成就,在陶瓷艺术上除了浅绛彩以及粉彩、金彩、墨彩、刻瓷、珊瑚红地描金等装饰旧法外,还在新彩、贴花、刷花之新法均有涉猎,且成就非凡。在中国陶瓷美术史上,这些全面而深刻的艺术成就,可说是无人与之匹敌的。

请看作品《春山逸隐图》,瓶高45厘米,画面极其丰富:山清水秀,林壑幽深;两岸花木争奇,左右塔楼对峙;粼波净净,春光明媚,但见芳草洲上,二老促膝而谈;对岸新蒲细柳,宝塔崔巍;扁舟上,楼阁下,各有二人对语,栩栩如生。上题:“似断似连处,层层碧峰通。欣逢山起伏,才见塔玲珑。”下署:“庚子秋月,霖川仁兄大人清品,汪友棠写。”诗、书、画三绝集于一器,是一件难得的珍品。

所以有人以诗赞曰:“兰有幽芳草有情,山隈水际遇春生。明朝喜见初阳出,曝背观书策仗行。”

这就是汪氏浅绛山水。非一家一派所能囿,构图采用高远、深远法表现宏大、幽深的场面,具有宋人气象,但笔墨意境却完全是元人画风。其画深究宋人“八格”、五代“六要”等画理。注重笔墨技法,无论是用笔还是用墨,皆潇洒自如,流美雅逸。敷色明丽而不落俗套,除传统的淡赭、墨青、墨绿等淡彩外,尚有水绿、草绿、石绿、深蓝、淡蓝及紫色等。讲究色彩深浅明暗的变化,其中尤以绿色,呈现出五彩缤纷的效果。

除此之外,汪氏还有水墨山水(墨彩)、浅绛山水(多种风貌)、金彩山水、蓝彩山水等活泼的多种面目,令人目不暇接。

再请看《锦堂富贵图》,这是汪友棠光绪27年作的花鸟镂空帽筒。不仅锦鸡神态跃然如生,那些富于变化的山石草木皆充满了鲜活的生命感。作品色彩艳而不俗,造型娇而不媚,秀而不纤,雍容华贵,娴静自然,毫无俗尘习气,颇有华秋岳的笔意,传统功底深厚。

汪友棠名重于光绪中后期,并影响至巨,一时名家好手如周筱松、叶巽斋、仙槎、马庆云、胡仲贞、金绍斋、孙朗泉、叶朗声等,咸出其门。他主张多元化、自由化的创作空间,使绘画变成一个无限丰富的、个性化、时代感的创作。虽然他终生处于动荡不安的时代,可他仍然不断进行着创作和革新。晚年除有少量新彩瓷作外,还为大众创造出许多物美价廉的刷花、贴花作品。有的作品除传统国画之外,还在器物边沿绘制花朵、星点等纹饰,或以青花缠枝莲纹、龙纹和金边装饰,或以青花纹饰开光,开近代陶瓷美术传统绘画和工艺装饰相结合之先河。

 贴花作品《花艳翻新》青花边帽筒为综合装饰,画心以帖花法作六组花卉图案,形成主次、疏密、虚实的变化,题曰:“花艳翻新。己未之夏,仿八大山人笔法,汪友棠写。”妙在变旧成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名义上说是仿八大,实为独创、更新、升华也。

汪友棠作为传统的文人画家,他并没有着意表现中国绘画孤高不群的一面。不仅作品在民间广为流传,而且在器物类型上与传统的工艺派的红店艺人无异。凡是观赏、生活所用之物,无一不备。这与后继者珠山八友只注重观赏品而忽视日用品有本质上的不同。其艺术格调、功力、才识也在珠山八友之上。对于两者的艺术成就,有学者认为,珠山八友高于前辈,而且“具有更现实、更入世、更有商业意识的现实倾向”,此说或有值得探讨之处。

从流传作品上看,汪友棠擅长山水、人物、花卉、鸟兽;兼及书法,并四体皆备。而且品种繁多,器物丰富。无论大到二尺有余的花瓶,还是小到盈寸的酒杯,无不精致巧妙。书画清丽雅健,洒脱自如,似有一股清新、清纯、自然、和谐的生气扑面而来。

从艺术发展与创造上看,他虽学于程门,却与乃师清苍的风格相反,因此最难把握,极易流于甜媚,但他能博采众长,达到清新高超的境界。山水得力于黄公望、沈石田、石溪等人;花鸟则师法元人、唐伯虎、八大山人、华秋岳、古风山人;人物则取法仇十洲、唐伯虎。他善于吸收消化,又富于变化,风格华丽而沉静,没有丝毫喧嚣浮躁的成分。这是后来的珠山八友们很难达到的。

 珠山八友的主要顾客是上层社会,他们的作品以瓷板画为主,以花瓶及文房用具为辅。这些均为高档观赏品,而非大众日用品,又是名家绘制,当时即价格不菲,据说,有些甚至超过了清代的官窑器。

而浅绛瓷家与新彩瓷家的志趣并不相同。新彩画法,甚为精细,色彩浓丽鲜艳,既易懂易看而又令人喜爱,即所谓雅俗共赏者是也。然而虽能通向大众,并不是为大众,而是为迎合如北洋军阀政府总统曹锟等权贵的喜爱。而汪友棠、程门、金品卿、王少维,虽身为御窑画师,却是文人画,简洁而淡远,气质、思想自然与君主不合。可能正因为如此,浅绛名家作品在当时并未受到宫廷的青睐。

汪友棠一生都在追求探索,光绪时,用色精良,可与新彩媲美,民国后,新旧并作,丰富多样。他一面使用洋彩创作新彩瓷,一面使用国产料作浅绛瓷,浅绛风格为之大变,与当时流行起来的新彩瓷拉开了很大距离。在他的暮年,曾为友人绘制两件瓷罐与酒器。作品十分空灵而新奇,笔墨极其简淡而高妙。其中题诗云:“酒逢知己饮,一醉解千愁。”另一是“陶令篱边菊,秋来色更佳。”读来更是耐人寻味。

那是在一九二五年,恰在新彩盛行,浅绛失传之时,在这样的环境下,似乎一切变得那么不合时宜:过去浅绛作品,个性独特,似有“新粉彩”之貌,而此时竟是地道的浅绛。前后对比如此鲜明,给人以深刻的印象,真使你十分惊异。

这实在是令人不解的。也许一入暮境,更知艺术的可贵,甚至是匆忙浮生唯一可恋的珍宝。或许对于历史是一种无可挽回的损失感到无比痛惜与怀念。

今天,汪友棠丰富的瓷画内容和精湛的技艺,给我们启示良多:他以宽广的视野、博大的胸襟和生活价值观,来弘扬中国文化所蕴涵的内在智慧和超越精神,为世界陶瓷艺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浅绛彩绘是一种全新的釉彩品种和绘画形式,因其山水画如同国画中的浅绛山水而得名。但其人物、花鸟、走兽之类并不属于浅绛范畴,因此,“浅绛”这个名称很片面,显然欠妥。《瓷史》称之为“白地五彩”,而耿宝昌先生则称之为“水墨五彩”。由此可见,后者名称较好。浅绛名家大都是有文艺修养的文人瓷画家,与从前陶工摹仿中国画的技法不同,其作品完全是中国画的艺术形式,一洗传统绘画模式,给瓷器带来新的面貌。其绘画基本上是仿宋、元、明、清诸名家笔意,并受当时海上画派的影响,但风格还属于小写意,大写意画法罕见。

汪友棠不仅是浅绛画派极为重要的代表人物,而且在中国陶瓷绘画史上,还是集四体书法、七种画料、九种装饰品种于一身的被埋没无闻的大艺术家,其卓越的艺术成就,早在民国《黟县志》上就有记载:“汪棣,字友棠,清光绪黟县人,好读书,尤长于画,挟技遨游南北,人珍其画争礼之。”

他的画荷之作,构图严谨,意境清新。其《荷风送香气》帽筒,利用洋彩仿唐寅之法绘制。先用没骨法绘出一朵怒放的丰硕荷花:亭亭净植,清丽留香,静而含奇;再以勾勒设色写出三片舒展的轻扬荷叶;绿云铺水,散暑生凉,动而蕴秀。然后于左侧水草上画一翠鸟,艳丽夺目,昂首盼望,观者不禁拍案叫绝。

汪氏眼界宏远,不拘一格,笔墨、结构富于变化,或轻或重,或浓或淡,或简或繁,或虚或实,形貌无穷,如出两人。但像这种一犷一纤,遥遥相对,宛如两极的大写意作品,却非常罕见。他在这方面的才华未能充分发挥,不是个性使然,毕竟人的精力有限。

据目前手中所有的资料来看,尤其是他的山水画,在笔墨上大致可分为9种画法,这数目也就很可观了,更不用说表现在不同的品种上。可他是全能画家,不但画艺如海,而且人品似荷,实为巨人
.
 

关键词:清末丹青雅士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上架

供求信息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